>
快捷搜索:

是水皆为宝 “十三五”废水利用“蓝海”可期

- 编辑:黑玛环保网 -

是水皆为宝 “十三五”废水利用“蓝海”可期

  是水皆为宝 “十三五”废水利用“蓝海”可期导读:中国在“十三五”期间的水资源需求总量将继续上升。【中国环保在线 污水处理】治水,历来是环境治理的主旋律。消息称,中国在十三五期间的水资源需求总量将继续上升,通过相关的技术创新,污水处理污水处理挖掘出水资源开发在未来一段时间内仍然有巨大空间。

是水皆为宝十三五 废水利用蓝海可期
十三五期间,污水处理中国水资源需求总量将继续上升。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我国近中期经济社会发展的特征、挑战与战略选择研究课题组,根据发达国家的经济发展阶段与用水变化的历史进行过专门的研究和预测:

到2020年,工业用水有望达到峰值后相对稳定,大概在1650亿~1700亿立方米;农业用水总量将会随着用水效率的提升而逐步下降,在3800亿立方米左右徘徊;生活用水总量将会稳步上升,上升到950亿立方米上下,成为推动未来用水量增加的重要力量;生态用水总量将会随着生态建设的加强逐步上升,应该在200亿~250亿立方米之间。

Ⅳ类水总量相加超过了6650亿立方米,这已经逼近十三五末中国水资源总量控制在6700亿立方米以内的上限。因此,有必要通过相关的技术创新,挖掘出水资源开发的巨大空间。

污水处理池边的婚纱摄影基地

鄱阳湖畔的一个名为蛇山村的村庄,一对农村新人正在拍摄婚纱照,背景中池塘荷花、绿树掩映。

这不是自然的山水景观,而是这个小村庄的污水处理池,一个由厌氧塘、生态池和清水池组成的梯级式人工湿地污水处理系统,将整个村庄的生活污水经由此系统变成了可用于绿化灌溉的清水。

在鄱阳县,像蛇山村这样的生态渔村正在成为湖滨乡村生态治理的样本,位于鄱阳湖东岸的鄱阳县是穷县城、富生态的典型代表,拥有150万左右人口的江西人口大县,也是财政穷县,财政年收入刚刚超过10亿元,同时,这个面积4000多平方公里的古县城却拥有大大小小200多个湖泊,烟波浩渺,一望无际。

生态保护面临的大威胁来自农村、农业面源污染,治理难点在于,一方面,农村面广地大,居住分散,环保基础设施较差;另一方面,吃饭财政的现状造成难以筹集充足的资金投入到农村环保中来。

鄱阳县的做法是因地制宜,利用当地梯田的地形特点,通过生物治污的方式,利用梯级式人工湿地污水处理系统,将农村生活污水通过这一系统,一层层过滤,将整个村庄的生活污水经由此系统变成了可用于绿化灌溉的清水。

作为财政穷县,资金当然是有限的,当地就将新农村建设与环保生态工作结合起来,把各类分散的资金集中起来。

目前,鄱阳县对环鄱阳湖2公里以内300个自然村推进了生态渔村建设,集中攻坚家园绿化、生活垃圾集中收集、建沼气池和生活污水有效处理四大基本任务,以实现泥沙不流失到鄱阳湖、垃圾不流落到鄱阳湖、污水不流入到鄱阳湖的三大目标。

阳关古道边的养鱼大王

坐落于古阳关脚下的阳关镇是敦煌的生态屏障。

这片32平方公里的绿洲位于敦煌西南60公里处,再往西就是库姆塔格沙漠和罗布泊。与丰水的鄱阳湖不同,远在西北的敦煌小镇阳关则创造了另外一种治水奇迹。

自古以来,阳关就是敦煌抗击风沙的道防线。这里极度干旱,蒸发量是降水量的80~100倍,沙漠化严重,沙尘暴猖獗。树木栽了枯,枯了再栽,2000多米长的防风林带被沙丘掩埋,余下的200米也只剩下树梢。

灾难不止如此,素有旱极之称的阳关还时常遭遇水患之忧。由于地势较低,每到汛期,敦煌、肃北、阿克塞的雨水全部汇集到这里,洪水又会挟裹着大量泥沙奔流而下,轻则污染水源,重则冲毁道路、农田和村庄。洪水成为这里的人们始终无法消除的梦魇。

2001年,一位名为何延忠的企业家来到这里,用祁连雪山冷水资源,在黄土高原发展冷水养殖虹鳟鱼产业,填补了西部高寒干旱地区虹鳟鱼养殖空白。在甘肃,何延忠被称为养鱼大王。

这位企业家初落脚于阳关镇龙勒村,紧临库姆塔格沙漠。当初他看中这里,是因为有一股水源——西土沟。每年6—8月,祁连山和阿尔金山的雪山融水会顺流而下,是养殖虹鳟鱼的之地。

在渔场初具规模后,2006年随之而来的洪水泥石流,把鱼塘摧毁淤平,数亿元的投资打了水漂。何延忠没有放弃,邀请了一批来自国内外的治沙、治水的专家开始治水尝试。

他先顺着山口在沙漠里修建分洪河道,把倾泻而下的洪水分割在库姆塔格沙漠里化整为零,使绿洲免遭洪灾频发之苦。继而高筑被称为沙漠长城的沙障,既阻挡沙丘前移,又将分流的洪水分别拦蓄其中,积蓄的洪水下渗涵养水源,形成地下水库。

终,在地下水库附近开挖侧渗截面,使下渗变清的洪水流淌出来,成为新的水源,进而植绿种树,恢复生态。汩汩清流救活了鳟鱼养殖场,也让枯死的防护林开始返青。由此,这一工程也被称之为沙漠都江堰。

本文由污水处理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是水皆为宝 “十三五”废水利用“蓝海”可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