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搜索:

面对雾霾再度“围城” 全国政协委员聚焦散煤污

- 编辑:黑玛环保网 -

面对雾霾再度“围城” 全国政协委员聚焦散煤污

  面对雾霾再度“围城” 全国政协委员聚焦散煤污染之痛

 

   11月25日,京津冀地区又一次经历了污染天气过程,也就在当天,全国政协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大气污染防治座谈会在京召开,面对雾霾的再度围城,委员和专家们纷纷将目光锁定了一个并未被广泛重视的对象——散煤。

  近年来,随着对大气污染问题研究的日益深入,散煤使用所带来的空气污染日益引起人们关注,尤其是京津冀地区,散煤治理逐渐在加快进程。但与其他措施相比,散煤的治理却因为种种原因效果堪忧,成为当前我国大气污染治理的薄弱环节。

  散煤污染物排放量是电煤的10倍以上

  散煤燃烧没有任何环保措施,1吨散煤直接燃烧的大气污染物排放量是同等质量电煤的10倍以上。在座谈会上,环保部副部长赵英民给出的数据让大家吃了一惊。

  事实上,在京津冀地区,散煤的用户并不在少数。记者在调查中感受到,在京津冀农村地区,散煤往往是冬季取暖的第一选择。

  在河北省定兴县杨各庄村李成家,记者在阳台上看到一个小屋,环境监测屋里就放着一台烟煤炉子,有水管通向屋内。炉子上面有一个小的鼓风机,炉内放入烟煤,打开鼓风机,一两分钟,煤块上就蹿起了火苗,刺鼻的烟煤味儿马上释放出来,而烟煤燃烧产生的浓烟顺着炉子边上一根细长的烟囱排到了空气中。随着冷风吹拂,浓烟四散而去,整个院子中都是烟煤味儿。

  在杨各庄村,这样的烟煤炉子几乎家家都有。每天早上七八点和下午四五点,各家的烟囱不约而同地都会冒起灰白色的浓烟。不用进村,在村子边上,就着凉风就能闻到刺鼻的烟煤味儿。

  村民们告诉记者,近年来,他们感觉到原来的沙尘暴没了,电视里报道的雾霾却多了。可没人谈论烟煤取暖的危害,人们也很少知道它和雾霾之间到底有啥道道。

  同样,住在天津市静海区东升北里的韩亮,由于租住的平房没有集中供暖,也只能选择用散煤取暖过冬。

  今年入冬之后,韩亮从附近的煤站以每吨1200元的价格买了一吨散煤。我租的房子大概有100多平方米,一个冬天一吨煤都不太够。也有便宜的,但便宜的煤不禁烧,一般我都买贵的,一个冬天下来,取暖费也得差不多2000块。

  在河北省霸州市胜芳镇张家堡,因租住的房子较小,李桂香选择了使用更便宜的蜂窝煤来取暖。

  八毛一块,白天不在家,一天也得烧个六七块,价格不算高,但屋里也不是特别暖和。李桂香说。

  对于用散煤的效果,很多用户其实并不满意。不仅不够经济,还麻烦多多。韩亮说,每天早上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查看取暖用的炉子是否‘工作正常’。中午我还得专门回来一趟再看看,怕它熄灭,今年刚开始烧的时候就熄灭了好几回。

  烧过的煤灰处理起来也是一件难事。在北京市平谷区韩屯村,徐富先一家这个冬天需要用4吨左右的散煤来取暖。徐富先反映,在他们村,一般都是把煤灰堆在村口。我们自己都觉得挺污染环境的。

  数据其实更能说明散煤使用的广泛性。调查显示,北方地区农民年烧煤量是1-4吨,初步估算,全国居民原煤散烧量是一年2亿吨,其中京津冀地区就占20%。但就是这不到煤炭用量10%的散煤,对煤炭污染物排放量的贡献总量却达50%。

  环保部提供的近期京津冀重污染天气中PM2.5源解析表明,燃煤、机动车和工业企业是最主要的来源。但在北方城市某些时段,散煤燃烧产生的污染甚至超过机动车、工业排放源,成为首要污染物。

  此外,散煤的质量也影响着空气污染的程度。由于经销企业和流动商贩数量多,非法销售劣质散煤隐蔽性高,劣质散煤屡禁不止。环保部华北环境保护督查中心2015年11月曾对华北地区销售的散煤质量进行抽样调查,结果发现,京津冀区域煤质超标和销售不规范的情况仍然较多,北京超标率为22.2%,天津超标率为26.7%,河北4个市平均超标率为37.5%。

  2017年京津冀部分地区将实现无煤化

  在雾霾围城的压力之下,如何处理这些散煤也成为京津冀地区当务之急。

  破解这一难题,必须坚持清洁能源替代与优质煤替代并举,按照因地制宜、分布实施的原则长期努力、持续推进。赵英民在大气污染治理座谈会上指出。

  全国政协委员、环保部大气环境管理司司长刘炳江表示,治理散煤主要通过以电代煤、以气代煤、集中供暖替代,以及使用地热热泵、太阳能灯方式出现,这也是发达国家走过的道路。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矿业大学副校长姜耀东也反复强调,不是煤炭而是煤炭的粗放利用才是导致雾霾的主要原因之一。靠禁煤来治理大气污染行不通,只有啃下清洁煤技术这个硬骨头,积极推广燃煤电厂烟气近零排放关键技术改造火电厂,更新燃煤工业锅炉,实现煤炭的清洁利用,环境监测才是治理雾霾最有效的途径。同时,坚定不移地推进清结能源替代普通燃煤,可利用天然气、电能等全面替代普通锅炉燃烧散煤,加快优化京津冀能源消费结构。

  北京市环保局提供的资料显示,早在2012年5月,北京就提出压减燃煤计划,明确到2020年要把全市每年燃煤量从2300万吨降至1000万吨,相当于压减近六成。到2013年9月,随着北京市清洁空气行动计划的推出,这一目标被提前到了2017年。

  不仅是北京,到2017年10月底前,京津冀地区荣乌高速以北、京昆高速以东近1万平方公里区域将实现无煤化,包括北京市主城区和南部四区平原地区,天津市武清区、保定市城区和北部9县,廊坊市9个区县,共涉及4553个行政村、241万户居民。

  这个政策我知道,我姐姐家就住在附近,她们村去年就已经改了燃气供暖,根据政府的公告,我们村2017年底会完成煤改电工程。平谷的徐富先对无煤化工程充满了期待。

  目前,北京市已完成了东城区、西城区30余万户居民采暖清洁化和城六区5万余吨锅炉煤改气工程,基本实现了核心区无煤化和城六区无燃煤锅炉。

  同时,根据北京市农委提供的数据,截至2015年底,北京市农村地区减煤换煤任务已经完成90%,总共压减散煤近400万吨,涉及133万户农村家庭。

  虽然还没轮到我们村改天然气,但我们村早就已经在推广优质煤,价格也相对便宜。徐富先说。

  对于京津冀地区的无煤化大行动,天津的韩亮表示她并不知道,但是近年来她所在的街道却也发生着巨大变化。像我们这片,本地人的房子基本都已经改成天然气供暖了,用散煤取暖的基本都是租房子的,不过,我相信我们告别散煤的日子应该不远了。

  散煤使用数量的减少为北京大气污染防治带来了积极的改变。

  据北京市环保局介绍,2015年北京市环境空气中二氧化硫年平均浓度为13.5微克/立方米,远优于国家标准。而这一数据在1998年时还是120微克/立方米。因为核心区燃煤污染的有效控制,北京市每年减少污染物排放量为烟尘3080吨、二氧化硫2618吨、氮氧化物616吨。

  不久前,北京市社情民意调查中心采用计算机辅助电话调查形式,对京津冀地区3000名18岁到70岁的常住居民进行了民意调查,80.8%的居民认为空气质量有所好转。

  实现无煤化目标压力较大

  尽管已经有所成就,但距离2017年京津冀地区部分区域实现无煤化的剩余时间已经不多,各地均坦言压力较大。

  散煤燃烧涉及千家万户、量大面广,煤炭价格是用户选择煤种的主要因素。再加上非法销售劣质散煤隐蔽性高,监管难度大。赵英民坦言。

  为了推动无煤化,北京市出台了有针对性的补贴政策。

  据国家电网公布的数据,截至2015年底,北京市政府已经为核心城区的38.54万煤改电家庭投入超过55亿元。如果要把剩下的300多万吨散煤全部替换成电能,总成本可能高达近270亿元。

  尽管政府部门的补贴力度很大,但是对于百姓来说,清洁能源替代带来的经济压力仍然有些重。

  徐富先告诉记者,姐姐家改了燃气取暖之后,取暖费用高了30%,如果价格能再降点就更好了。徐富先说。

  在门头沟区另外一个村的村民曾表示,直热式的取暖器耗电量很大。以60平方米农户房屋取暖季用电费用支出为例,除政府补贴之后还需支出费用2000余元,这对于农户来说仍是一笔不小的支出。

  在大气污染防治座谈会上,北京相关部门提交的材料也指出,改善区域的大气环境,一定要协同调整京津冀周边地区能源结构,提请国家要加大对津冀鲁豫晋等地天然气的供应和电力清洁能源的调配。

  座谈会上,河北省也提出了相同的诉求,尤其是财政负担巨大带来的治理困难。

  据介绍,按照京津冀大气污染防治强化措施要求,河北省把保定、廊坊两市18个县的部分区域划为禁煤区,启动实施气代煤和电代煤工程,今年计划改造743个村(社区)30.3万户,目前已进度过半,正在抓紧施工建设。

  目前矛盾依然突出,一方面是资金缺口巨大。改气、改电任务大部分在农村地区,基础条件差,让老百姓选择优质煤还得看价格是不是能接受,优质煤价格高,河北的补贴力度在每吨200—300元,补贴之后的优质煤价格还是远远高于散煤的市场价。而河北省已无力提供更高额的补贴。因此先期建设投入和后续使用补贴还存在大量资金缺口,另一方面是气源和价格不能稳定保障。京津冀地区冬季天然气使用集中且用量大,供需矛盾突出,河北省地区的气源供应将受到一定影响,而且还面临用气价格上调的可能。河北省环境保护厅负责人表示。

  刘炳江建议要加大财政补贴力度和价格政策支持力度。我国城中村、城乡结合部、广大农村地区户均电网线路容量只有1-3千瓦,而用电采暖容量需达到9-10千瓦。由于过去农村电网基础设施建设历史欠账较多,要完成以电代煤,则需要建设一批110千伏、22千伏变电站,建设周期长、投资大,农村电网改造户均投资约5.6万元。气代煤也存在配套燃气管网、储气及天然气调峰设施建设滞后等影响。各地补贴资金缺口较大,京津冀作为散煤治理的试点地区,不但建设期间需要加大财政补贴力度,建成运行后也要在电价和气价上给予一定的优惠政策。

  姜耀东也指出,由于我国天然气资源匮乏,短时间内天然气消费急剧增长将面临较高的稳定供给风险;大面积实施煤改气还带来巨大的天然气调峰压力;再加上京津冀实施煤改气主要由政府主导,基础设施投入巨大,项目债务负担沉重,商业模式单一,为可持续发展埋下隐患。他建议要有效利用各类清洁能源,减少天然气、电力替代普通燃煤的压力;积极推广燃煤电厂烟气近零排放关键技术改造火电厂,更新燃煤工业锅炉。(记者 王菡娟 李木元)

本文由环境监测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面对雾霾再度“围城” 全国政协委员聚焦散煤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