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搜索:

垃圾焚烧发电二噁英风波再起

- 编辑:黑玛环保网 -

垃圾焚烧发电二噁英风波再起

  垃圾焚烧发电二噁英风波再起

  垃圾焚烧发电厂被纳入重点排污单位名录,按规定需安装自动监测设备,并公开排污信息。废气处理但目前,近半数垃圾焚烧厂存在环境信息缺失。尤其是二噁英监测数据,去年约70%的企业没有公开。梳理全国359座垃圾焚烧厂的资料后,安徽芜湖生态中心项目负责人张静宁得出这样一组数据。这个专业环保组织近日公开的一份《359座生活焚烧厂信息公开和污染物排放报告》(下称《报告》),让二噁英再成焦点。

  巧合的是,就在《报告》公布前不久,上市公司绿色动力旗下泰州绿色动力再生能源有限公司,因二噁英排放超标0.9倍被罚款100万元。龙头企业公然超标,一时间震惊业内。

  会不会有更多超标情况?现在听到垃圾焚烧厂仍会担心,正是有太多‘不知道’,大家才会害怕。包括张静宁在内,多位专家呼吁应强化二噁英排放管理,既要做好控制,也不能忽视信息沟通工作。

  居民担忧、企业痛点

  北京《报告》发布现场,一群来自河南郑州荥阳市的居民,把张静宁和其他专家团团围住。十几人远道而来,是为当地正在规划建设的一座垃圾焚烧发电厂。

  我们在政府官网看到建厂消息,厂址周边3个社区的居民,从3月起一直在表达反对。组织过签名活动实名反对,向城市管理局、规划局等多个部门反映过,业主代表也和相关负责人当面沟通过,但目前还没有最终结果。今天看到有专题会议,专门来咨询。居民代表周红梅告诉记者。

  二噁英危害那么大,住在旁边怎么办?垃圾要处理,但焚烧厂距小区只有3公里,是不是太近了?能不能搬得远些,至少离我们十几公里……周红梅和邻居们接连发问。

  这样的场景,对于中国科学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研究员郑明辉来说并不陌生。早在2006年北京计划建六里屯垃圾焚烧发电项目时,就遇到居民集体抗议。当时我作为专家,现场为居民讲解了二噁英问题。二噁英引发的‘邻避’问题,在垃圾焚烧发电行业迟迟未从根本解决,如今甚至成了一种‘老生常谈’。

  大家都知道垃圾要处理,也可以建焚烧厂,但别建在我家附近。这就像买了一套新房,不希望屋里有卫生间,要用也去别人家用。人人都这样想,现实吗?锦江环境总经理张超坦言,作为国内首个涉足垃圾焚烧发电的企业,长期面临的最大痛点也是邻避问题。

  记者梳理发现,近10年来,因邻避问题而停建、缓解的垃圾焚烧发电项目不在少数。二噁英引发的纠纷持续发酵,让这个头顶循环利用再生发电的行业,反倒成了公众心中的潘多拉魔盒。

  管理滞后引发裂变效应

  一边争议不断,一边却规划密集。按照国家发改委印发的《可再生能源发展十三五规划》,到2020年,城镇生活垃圾焚烧发电装机将达750万千瓦,增幅为56%。从政策角度,《生活垃圾焚烧污染控制标准》《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建设项目环境准入条件(试行)》等文件先后出台,全面规范二噁英排放;从技术角度,多位专家证实控制二噁英排放并无难度,我国也已执行国际最严限值。那么,问题究竟出在哪儿?

  不能把所有的问题都推给老百姓,归结于不理解。生态环境部副部长黄润秋指出,很多时候是因管理欠缺,导致越来越多的问题积累,从而产生裂变效应。同一项技术,不同企业用起来效果为何不同?差异往往就在管理上。

  对此,中华环保联合会废弃物发电专委会秘书长郭云高认为,管理首先体现在沟通环节。‘焚烧’既非天使,也非魔鬼,二噁英更不是垃圾焚烧行业的‘专利’,关键是如何让公众理解并客观对待。过去条件有限,企业不太善于和公众打交道,越是‘捂着’越容易造成恐慌。

  这得到了郑明辉的赞同。二噁英的产生主要取决于炉内燃烧效率。发展初期,设备工况不佳、燃烧不充分等原因,导致二噁英排放量相对较高。随着设备稳定性及环保要求提高,焚烧本身已无难度。然而因了解不足,老百姓对此仍持固有印象,难免怀疑误解。

  信息透明离不开数据支持,而在中国检验检疫科学研究院南方监测中心工程师看来,二噁英检测能力有限也是重要影响因素之一。已知二噁英组分有200多种,每种化合物成分各不相同,无论对样品采集、检验,还是对所用耗材,要求都很严格。目前只能先采样再检测,非但不能像其他指标一样实现在线监测,期间稍有不慎也可能影响结果。

  多方思考变邻避为邻利

  焚烧存在争议,垃圾还有其他处理方式吗?按技术可行与经济可承受原则,通用做法主要有两种,填埋或者焚烧。介于环保要求,填埋方式现已基本淘汰。从垃圾围城的现实出发,生活垃圾不烧不行,但缺乏精细管理和达标排放的焚烧也一定不行。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社会发展部研究员周宏春说。

  焚烧目前难被替代,邻避能否变邻利呢?周宏春指出,实际早在2014年,业内就提出蓝色焚烧理念,包括更严格的烟气排放指标、更显著的能源利用效率、更科学的资源综合利用、更透明的企业运行情况及更加完善的公共服务设施。企业除严控自身,不妨多为周边居民着想,让公众更受益。比如通过电价补贴、垃圾处理费补贴,优先提供热源服务等方式,让周边居民感受到一定‘补偿’。再如建设主题公园、提升绿化覆盖率等,让焚烧厂成为居民休闲和了解垃圾焚烧知识的场所。

  自2012年跟踪企业信息公开至今,张静宁看到了进步,但仍觉得坦诚有待进一步加强。作为重点排污单位,垃圾焚烧发电厂不应局限于自主监测信息公开,比如能不能将监测范围扩大至焚烧厂周边,或者连同环保部门等第三方监督数据一起公布,让数据更加可信。

  而从2015年起,郭云高便带头推行拆墙行动,主动带领公众走进垃圾焚烧发电企业。从行业角度,我们一直在说服企业转变意识,‘转过身来、废气处理坦诚面对’。自信不一定迎来掌声,但坦诚一定会化解猜忌。

  记者进一步了解到,为化解邻避问题,生态环境部将于近期出台《垃圾焚烧发电行业达标排放专项整治行动方案》,该行动也被纳入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7+4行动。针对二噁英等排放严重超标的企业,未来或采取切断电价补贴等方式进行严惩。

  (来源:中国能源报)

本文由废气处理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垃圾焚烧发电二噁英风波再起